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浙江满分作文阅卷组长被举报

发布时间:

我阅过高考作文,平均每份是30秒,中考的作文也阅过,不会超过30秒。一般的时候是两个人阅卷打分,取平均分,差别超过5分的,找组长定夺。

我觉得他好像有点跑题了,他的这个分数不对,他应该把感恩穿插在语言中,而不是写了一大堆然后才写值得去感恩这样不好!

我阅过高考作文,平均每份是30秒,中考的作文也阅过,不会超过30秒。一般的时候是两个人阅卷打分,取平均分,差别超过5分的,找组长定夺。

1、众所周知,高考是电脑阅卷。真实的考场作文要想从阅卷现场流出,一定得靠阅卷老师亲手抄写才行。鉴于高考阅卷对每位老师工作量的要求很高,平均每人差不多得千余份,因此,除了阅卷收尾那最后一天,不会有哪位老师能有这份闲情逸致。如果一定要这么做,倒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所有作文老师聚集在一个机房,别人都在辛辛苦苦地给作文打分,你在那边心安理得地抄作文——如果是网上所谓的那些“零分作文”,可能还得一边抄一边哏哏乐——这合适吗?真要干得出来,心也太大了。前后左右的阅卷老师拿眼神就能杀死你。再说阅卷小组长也不能允许。2、因此,网上流传的所有“零分作文”——注意是“所有”——全部都是网友杜撰的。究其目的,无非是借高考作文题目,浇现实社会挫败之块垒,同时赋予其相当的意识形态攻击色彩(“这些作文写得这么好,就是因为太‘反动’,所以一分没得”):说穿了,就是别有用心。真实的零分作文,只能是白卷。除了白卷,写几个字都可能得到1、2分;非命题作文的情况下,写个标题就有2分,哪儿来的那么多“零分作文”?更何况,大多数“零分作文”,除了宣泄牢骚外,从纯粹文章的角度看,也还是一无是处。3、满分作文有没有可能流出来?有。除非专家组之前试评的样卷里就没有满分(比如北京2012年,最后全北京也没有一篇满分作文),否则所有老师起码在拿到样卷的时候就能看到确定的满分作文了,虽然可能只有一篇。到了最后一天(尤其是下午),大多数阅卷工作已然结束,很多公立学校的老师就拿出自带的笔记本,开始辛辛苦苦地把样卷上的满分作文誊写在上面,希望第一时间和学生们分享(即便是老师人手一本的样卷集,也是不允许带出阅卷现场的)。除了抄满分作文以外,有些老师还会把所有的一类文抄一遍,这个就看老师自己了。但多数的满分作文,一定是由阅卷高级别的负责人,或通过特定的媒体发布(我高考那年,同班同学就是因为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的作文,而得知自己当年作文满分的),或通过内部资料分享(比如传说中的《阅卷纵横》——当然上面不全是满分),或通过某关系单位结集出版。公布满分/优秀作文,本来是件好事儿,起码能帮以后的高三考生“祛魅”,告诉他们真实的优秀作文就长成这个样子,没什么神秘的。现在不知怎的,搞得讳莫如深,好些省份的应届考生看不到前一年自己省份的优秀作文,只好拿其它省市的优秀作文做比成样,赶上省市之间评分标准差异不小的,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这都想什么呢。4、比把满分/优秀作文藏起来还缺德的,就是那些伪造“范文”的网友们。赶上每年高考那两天,线上线下媒体四处抓瞎,一团乱麻,还真就有不少胡编乱造、胡说八道的“范文”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各大教育网站上,霸占着头条的位置,并迅速被广大甄别不精的教育机构选成了培训模板,或者出成了所谓“优秀作文选”,各大书店均有销售:总而言之,遗毒无穷。我曾经发现一个一对一教数学的老师,在高考题目出来以后美滋滋地第一时间写了个东西,再迅速被自己学校网站包装成“范文”的——此风不止,再过几年,大伙的语文,就真该成体育老师教的了。这事儿说白了,就是当年的高考(语文/作文)失败者们,乔装改扮,然后跟人同归于尽;这么看来,倒挺符合国人本性的。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。5、事实上,所谓高考“满分作文”,不过是极其个别的案例,除了吸引眼球以外,并没有什么更多的指导意义。真正有利于应试的,恰恰是长期潜伏在台面以下的一类下和二类上的文章,只是想通过某些渠道看到这些文章,难于上青天。敬劝广大家长和考生:网上流传的满分作文或范文,不要轻易地拿过来作为模仿对象,一者真假难辨,二者即便是真的,那也都是一类上的水平,不是轻易模仿就能套用的,学也学不来,还是先脚踏实地吧。真到了高考那天,考生的目标也应该锁定在一类,至于一类上甚至是满分,实话实说,这不是个人意愿和能力所能决定的:我也目睹过不少作文,阅卷老师想给满分,刚到小组长那关就被吹毛求疵,扣1、2分甚至打到一类中下的。可话又说回来,得是什么样的考生,才必须靠这虚无缥缈的1、2分,扒上目标校的录取分数线呢?书店里的作文书就更别买了,滥竽充数者比比皆是,基本起不到什么好作用——当然啦,这种话我到处说,各大书店的作文书,还是越卖越火。病急乱投医呗。好歹比吃错药强。

(^__^ 嘻嘻……问对人了。今年高考作文阅卷组长郭吉成老师在我们学校做演讲时提到,往年阅卷老师都往平均分42分上靠。今年,阅卷组已经统一将标准提高到44分。基本上没有思想不健康,语句不通,错别字连篇,不知所云等毛病的话,就在44分线以上

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成了路;而这世上本也没有门,纵横的阡陌多了,也就出现了门。”日前,这篇名为《启门一瞬间》的作文,被冠以“浙江高考[微博]作文满分”在微信朋友圈热传。其实此文为杭州建兰中学301班的同学所作,是位初中生。 事实上,每年高考后,网上所谓的“满分作文”就开始冒头,市面上也会大量出现一些标注是高考满分作文的出版物。 这些满分作文靠谱吗? “目前还处于高考阅卷期,任何作文分数,都不会更不可能外泄出来。”省教育考试院科研与宣传处处长鲍夏超说,“满分作文”不靠谱。 鲍夏超告诉记者,因为9日高考结束的当天下午,全省150万余份试卷就进入网上评卷环节,这也意味着,进入了真空模式:“卷面信息采集后,通过保密通道将打包数据输送到各个评卷点,所有阅卷老师进行‘背靠背’评卷。 ”而那些满分作文出版物,鲍夏超说,高考阅卷结束后,所有考卷都将封存,是不可能将高分作文公开出版的。 鲍夏超描述中的评卷点环境,是全封闭式管理,有摄像头无死角监控,无法连接外网,所有阅卷老师不允许拍照,也不可能将信息外传。 “实际上,这几天处于高考作文的试评阶段。 ”浙大[微博]中文系教授、博导吴秀明告诉记者,他曾连续八年担任浙江省高考语文评卷大组组长。 “试评阶段是指从各个地区的考卷里,抽出部分来做样卷,比如什么样的作文,能打55分以上,什么样的作文,只能打10分以下,需要制定一个评分细则。”吴秀明透露,在他参加过的高考作文阅卷经历中,满分作文每年都有,“记得最少的一年出现了10份满分作文,最多的一年是40多份。 ” “要打60分的作文,就是无可挑剔的了。其实,作文要打到57分以上,就要谨慎了,需要复评。”吴秀明说,“作文很容易作弊,所以阅卷组专门会有电脑,搜索高分作文的关键词,以防有抄袭之作。” “学霸总是比较受关注,满分作文也跟名人效应似的。 ”浙江省特级教师、东阳中学语文学科主任陈益林参加过多次高考作文阅卷,在他的印象里,2003年,东阳中学曾有一篇高考满分作文,是考生以参加辩论赛中的辩手形象自居,写的一份辩词。“这样的形式很新颖,加上文字优美,论点充分,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。 ” 那为什么每次高考结束,满分作文就会成为热点,比之数理化答卷更让人关注?吴秀明认为,“数理化的满分,都是标准答案,非常化,唯独作文,是文学作品,人人都能看,都能点评,没有门槛,所以,最能满足大家的好奇心,以及探寻心理。” 在鲍夏超看来,“满分作文”或是“零分作文”,都是社会围观看客“包装”出来的,“虽然阅卷过程中,的确会有满分,也有零分,但我们从来不会这么去定义。 专家组会把高分的卷子调出来,再次进行集体评估和讨论,确定是否给高分或满分。”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、文学评论家夏烈认为,大家对满分作文的关注,是很有中国特色意味的。中国的高考本身就比较特殊,作文又是高考环节中最特殊的一部分,具有典型性,它易造成话题性和关注度。 实际上,人们对那些网上满分作文的关注,正是表达了一种叛逆和突破的情绪,反映出人们对应试作文的某种程度的反感和嘲讽。细看这些获得好评的作文,你会发现,它们或多或少都突破了应试作文四平八稳的范畴,体现出很大的个性。而这些特点,正迎合了人们的吐槽心理。 人们对那些网上满分作文的关注,正是表达了一种叛逆和突破的情绪,反映出人们对应试作文的某种程度的反感和嘲讽。

阅卷者有义务释疑高考满分作文 高考满分作文历年来都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,今年也不例外。这几天,不少媒体都开辟了版面刊登当地的满分作文或高分作文,并请来名师作出点评。但满分作文被置于整个社会的放大镜之下后,却未必都得到了舆论的满分。 影响较大的例子是,上海关注农民工子女的满分作文《他们》,被学者王晓渔公开撰文指责为脱离现实、回避问题、臆想连篇。王晓渔认为,写作的孩子缺乏生活经验尚可理解,但这样一篇作文居然能够感动了几乎所有的阅卷老师,就堪称咄咄怪事了。而在福建,高考满分作文《我于咖啡中看见》则被指为抄袭之作。在其他一些省市,媒体公布的满分作文也引起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异议。 满分作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舆论对其的超常关注自然也可以理解。只是,在一些有争议的满分作文中,舆论的单边关注却不足以消除公众心中存有的疑惑。倘要使得满分作文经得起舆论的放大镜扫射,给出满分的阅卷老师应该站出来大度释疑才对,遗憾的是,无论是上海引起巨大争议的《他们》还是福建被指抄袭的《我于咖啡中看见》,阅卷者都对舆论的质疑不管不顾,这实在很不负责。 对考生个人来说,高考作文有其私密性,但由于满分作文牵涉其他考生的利益,因此就有着相当的公共性。尤其是当这些满分作文引来巨大争议之后,公众更需要打满分的阅卷者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——为什么给满分?基本的依据是哪些?高考不是普通的考试,高考阅卷也不是普通的阅卷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高考阅卷是一种重要的公共权力。尤其是作文阅卷,它并无标准答案,基本上靠阅卷者的个人经验,弹性较大,也容易引发争议,所以就更需要阅卷者站出来公开释疑甚至与异议者公开辩论,以让社会认知趋同,并从中观察到满分或零分作文的评判标准。 既是权力,就有责任。高考是公共事务,权力必然要对应责任和义务。对于阅卷者来说,评价一篇高考作文优劣的权力交到了他们手中,他们就应该同时承担解释这种权力已被合理运用的义务。但在历年的作文评分中,阅卷者解释权力合理性的义务却长期被虚置了。作文是满分还是零分,只是凭阅卷者一言以决,我们连评分理由、评分者的姓名都无从得知。这样的绝对权力和稀权力的不透明,实在是一个尴尬的反差。好像阅卷只要权力没有义务似的。 权力天生是可疑的,尤其是当其不受公开监督的时候,权力被质疑就是必然之事。但从教育部门和阅卷者应对舆论对满分作文的质疑来看,显然权力还没有作好释疑的准备,也并未意识到权力公开运行的必要性。没有答案的质疑,是一个社会的悲哀。没有透明理由的满分作文,何尝不是高考的悲哀。(宁远) 权力天生是可疑的,尤其是当其不受公开监督的时候,权力被质疑就是必然之事。但从教育部门和阅卷者应对舆论对满分作文的质疑来看,显然权力还没有作好释疑的准备,也并未意识到权力公开运行的必要性。没有答案的质疑,是一个社会的悲哀。没有透明理由的满分作文,何尝不是高考的悲哀

答;是78分



友情链接: bgkz 土豆网名 开心小聚 疯狂踏板网 八仙饭店 女王芦荟 高粱标志 王牌游戏 招聘百科 落伍果盘